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在阳光下抒写记忆
来源:郴州文学 作者:肖清彬 发布时间:2018/7/12
   我一直为自己能够安逸的生活在生我养我的这方天地而庆幸,也一直为自己能够近距离感受这方土地的变化而觉得幸福。这么多年来,我的脚步就习惯在这方寸之间挪来挪去。没有异乡的漂泊之苦,人生或许会少许多拼搏的精彩。守着那些于记忆里逐渐改变的村庄,在熟悉的阳光下享受熟悉的泥土气息,我同样收获了故乡依然是故乡的快乐情怀。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从青年到中年的转变过程里,心里流动的血液凝固了。或许这份短时间的凝固并不会阻止生命的前行,而是注入了我们生活道路上的负重感,我知道只要心还在跳动,阳光还没有隐去,就一定会有机会疏通。我其实也知道这样的时刻,是给有灵魂的人留下一个转场的路口。过去、现在与未来并置于同一瞬间,笑与泪、远与近、美与丑,沮丧与浪漫、正义与邪恶、优雅与世俗,都会在这个路口各显神通。如佛经所言“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这时,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用生命和创造来反抗凝固和死亡。
 
   这样的时间,在我的坚守里反复的纠缠着我的痛处,侵袭我的情绪,迫使我拼命的寻找出口。
 
   直到有一天,在我去往罗霄余脉的路上,在我童年仰望过无数次的天门岭上,我的心突然欣然又释然!故乡、童年、母亲,在罗霄余脉的阳光下,依然还是那么的年轻。
 
   于是,我觉得,我已经无法逃避。无法逃避这方山水的点点滴滴,无法逃避那些曾经过往的画面。那些曾经熟悉的山水与画面,其实就一直根植于我的血液中!无须素手弄花,哪怕我匆匆而过,都能带走一片云彩。 行走于罗霄余脉的任何一个角落,我同样发现无数的茅舍依旧坐落其中,无藏书万卷,也无过眼繁华,只有时光太过匆匆。我别无选择的席地而坐,松花酿酒,春水煎茶,缘份与岁月都不敢再辜负!我想,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趁着记忆末曾老去,趁着笔墨尚未干涸,我没有任何理由不把她们翻出,留给未来。
 
   这就是我生命不会凝固的原动力,也正是我字里行间的真情感。这些年来,我一直用自己的笔墨,在阳光下抒写记忆。我不想把自己放回哲人想有的位置,我只想做一回实实在在的记录者。为山水欢呼,为记忆翻新,为朴实歌唱,为生活添彩。灵魂赤裸,直道而行,我更想自己是一个阳光下永不孤独的行吟者。正如我写下这些诗,世界并不会因此有所感动,而我的心灵却会得到无比的伸展。
 
   龙应台的《如果》中有这样一段话:当他垂垂老时,他可以回乡了,山河仍在,春天依旧,只是父母的坟,在太深的草里,老年僵硬的膝盖,无法跪拜。梦想开始的时候,故乡总在身后,生活模糊的瞬间,母亲总在眼前,跌跌撞撞的日子,童年愈发值得怀念。
 
   不想回不过去,就在阳光下抒写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