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郴州网 > 郴州文学 > 评论 > 凌鹰:生活经验与岁月印记的多维再现——2015年湖南散文综述(下)
凌鹰:生活经验与岁月印记的多维再现——2015年湖南散文综述(下)
来源:凌鹰新浪博客 作者:凌鹰 发布时间:2016/4/26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四.地域风物,人文认知的心灵刻痕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行走,是作家们的共同性情。在行走中发现、认知、感悟,似乎更是作家们对地域人文无意识的介入,这其中包括身体行为的介入体验和思想情感的蔓延渗透。那是一个写作者心灵的刻痕,它会直接映现事物的表象和内部对一个心灵敏感的作家的思想镜像。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女作家邓朝晖发在《湖南文学》第十期的《常德这座城》(外一篇),委实就是对八九十年代的常德城的真实还原。她以父母工作调动第一次到常德为切入点,写到了自己第一次进入的常德市区与她居住的那个小镇以及经常光顾的澧县、临澧、石门等县城的异同点。这座城带给了她全新的好奇也带给了她诸多的尴尬,最终随着定居这座城后的点滴认识和体验,才真正走进了这座历史古城的人文内部,并从内心里融入这座城市,认同了她的美丽和魅力。外一篇是《聊赠一枝春》,一组随笔式的短文,写的是绿豆皮、津市牛肉粉、前河的擂茶、北堤麻辣肉、老华北锅饺、麻辣藕一类的地方小吃。品味这些小吃,其实更是在品味澧县、津市、常德等地留存在记忆里的那段岁月,那段纯真的少女时光,那些醇厚的地方风情。


王芳是一个很有才情也活得很诗意的作家。读她发在《南方文学》第十期的《两条河流之间的距离》,就能洞悉到她内心的浪漫和人文情怀。在这篇作品里,她用挥洒恣意的笔墨,向我们讲述了沅江与辽河这两条地处南北、既具有母性的共同品质又有着截然不同的异质属性的河流。从自己的生息之地沅江穿越大半个中国来到辽宁盘锦来到辽河,其实更是王芳的一次精神文化苦旅。辽河全新而陌生的地域,给了一个南方女子全新的体验。辽河的山光水色,辽河的苍茫恢弘,辽河的岁月沧桑,辽河的风情风俗,辽河的现状真相,都给了一个南方女子内心强大的震撼和冲击。从辽河回到沅江,才知道一度被忽略的沅江,也像辽河人忽略了辽河的母性之美一样,具有同样深沉的温厚醇美,同样的高贵品质,同样的母性温度。这是一篇充满内省的行走文字,从自然到人文的行走与观望,让这篇散文具有了诗意而又理性的宏阔大气。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http://www.chenzhou.com.cn/

彭晓玲的散文与前期相比,很明显的有了一个脱胎换骨的质变和提高。近些年,她像个女巫一样四处游走,每到一地都有她近乎巫性的洞见。如果说《青色浏阳河》还只是她在家乡周围近距离的徘徊,而她的“异乡记”系列散文,就越走越远了,远得就像她苦苦寻觅的那些异乡历史与记忆。


http://www.chenzhou.com.cn/

《青色浏阳河》发在《湖南文学》第十期。跟随刘晓玲的背影,我们就能看到浏阳河的源头祷泉湖的深度和神秘;就能看到和听到浏阳河境内那些已然消亡和正在倒塌的乡间祠堂的残迹和哀鸣;就能看见双江口杂草丛间大片大片的古庭院落的断墙残垣;就能看到何家湾渡口的撑船老头和满船的过渡人;就能看见浏阳河在浏阳境内最后的渡口柏加渡头的凋零与孤寂。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这正是彭晓玲的人文追问。 郴州网


然后,彭晓玲引领我们进入了一个远地。这就是她发在《散文》第一期的《异乡记——黄家坪村》。这是一个藏在大山褶皱里的村庄,这里虽然曾经是周穆王姬满讨伐少数民族部落,也是抗战时期的太行山抗日根据地,但随着打工浪潮的滔滔洪流,这个被当地人引以为荣的古村落,最终基本上只有一些小孩和老人留守此地,驻守着自己的家园。这个系列散文还有发在《芳草·潮》第一期的《人去村空·重庆》和《芳草·潮》第二期《人去村空》以及《绿洲》第四期的《异乡行》等篇章,这些作品都是彭晓玲采访调查空巢老人的专题系列,其中可洞见一个作家的社会担当和人文襟怀。 http://www.chenzhou.com.cn/


申瑞瑾这些年的散文创作,似乎更关注地域文化,这与她长期生活在地方风情风俗特别浓郁的怀化不无关联。《云端上的溆浦花瑶》是她发在《散文百家》第六期的地域散文,她以走访调查的角度,向我们讲述了她亲历的几个花瑶村寨的人文现状。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花瑶是瑶族的分支,因服饰绮丽多姿而得名。申瑞瑾给我们呈现的,是她的家乡溆浦县盐井花瑶、芦茅坪花瑶、山背花瑶几个花瑶村寨的自然特征、族谱根脉、风俗习性和文化共性。“花瑶人不仅能歌善舞,妇女更人人拥有一手挑花绝活。花瑶挑花无需模具,只需一双慧眼和巧手,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古老传说均能变为她们心上所想手上所挑。”无论从女人还是作家的视觉,行走在如此温婉的风情里,看着或密集或稀疏地挂在大山上的云端里的一座座瑶寨,都是一种心灵的行走和穿越。在这样的一次行走调查中,她也读懂了花瑶人的心事,“云端上的花瑶,将不再是寂寂无闻的山民,外面的人走进来了,他们,也将走出大山。”这是一个作家对花瑶和花瑶人既理性客观又人性柔情的洞悉和探访。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刘代兴在《光明日报》9月25日的《藏图乐》,是一篇比较有情趣的散文。刘代兴从从城市地图介入他的抒写,写他行走北京、上海等地与一张当地地图的文化关系。每一张当地城市地图,都是那座城市的浓缩,珍藏一张城市地图,就是珍藏一座城市的风貌风物历史人文,就是珍藏一座城市的美丽和精华。“凭着一张地图的引领,我们自由自在地穿梭在这座城市的奢华与幽暗处,与历史相约,与华美邂逅。”这就是刘代兴在他的行走过程中的一种文化心迹。


侗族作家龙章辉的散文也很注重对民族生态的描摹。他发在《民族文学》第五期的散文《时光画布》,就是一幅色彩浓艳而又笔力飘逸的油画。湘黔古道上的多逸寨座落,尽管在时光的流变中已然萧瑟,失去了往日苗寨的人气和风华,但苗族坚韧的根脉却依然深扎在这个寨子的内心里。石头就是这个苗族的一个经典元素,“由于山高坡陡,几乎所有房屋的地基,都是石头依山垒起来的。如果站在低处仰望,便可见一座座高耸的石坎,把整个寨子都扛到天上去了。”石头构成了多逸寨永恒的生态奇观,“石头上建房,石头上铺路,石头上耕田,石头上种菜,石头上看天,石头上做梦……”还有那古木参天的山岗,每一株古树,都是富有灵性和神性的,一代代的苗人,就活在古树的注视中。石头和古树就是多逸寨的人脉气韵,就是这个正在被冷落的苗寨连接先祖、挽留苗寨生态遗风的坚韧符号,也是作者用深沉飘逸伤感的文字对一座苗寨历史的人文挽留和情感驻守。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杨旭昉的《在高椅古村漫步》(外三篇),发在《散文百家》第七期,是一组诗性的短章。他在这组作品里,用灵性的语词向我们展示了高椅古村和辰河、漫水、舞水几条河流的生态文化,浓缩地抒写出一个地域的风物变迁和内在律动,作者视觉与心灵的同步在场,引领我们生出诸多怀想。


葛取兵似乎特别擅长对民间风物的文化探微,他的乡土散文,有一种非常亲近的文化派生空间。《城春草木深》就是他发在《湖南文学》第十期的一篇写家乡风物的乡土散文。他在这里写到了家乡的红蓼、黄荆、紫苏三种药用植物。充满酒香的红蓼,是酿酒用的酒曲必须的一种主要原料,作者从这种挥发着醉态和酒意的植物身上,看到了家乡众生的生活场,人生场,看到了一种民生状态。而透过黄荆的千古倩影,作者不仅阐述了这种植物“黄荆条下出好人”的家法警示力量,还穿越时光进入了远古的荆楚之地,向我们传递了荆与楚同属一个地名的文化渊源。同时,它还是用来覆盖被煮熟的黄豆催发黄豆生出诱人香味的最佳辅助原料。紫苏既是一种调料又是一种泡茶的饮品还是一种祛热散寒的草药,它的醇香,就像我们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一个磁场。这三种乡间物象,无不散发出人生的况味。


苗族作家苗族石绍河这些年一直在致力于对土地的深情抒写。他的土地系列散文,都很接地气。发在《创作与评论》第八期的《土地四种》(之三),写了黄豆地、洋芋地、粽叶地、荞麦地四种农作物与土地的血脉关联。黄豆地,固然种植黄豆,这是一种我们非常熟悉的作物和食物,但因为“我”的家乡竹溪土地少,黄豆只能跟包谷、洋芋一起间种,这是对土地极度的珍惜和尊重;洋芋就是土豆,洋芋地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给了竹溪人解除饥荒的后顾之忧,也是竹溪人馈赠远地亲友最有土地醇厚品质的礼物;粽叶地,引发了作者诸多联想和感叹,远到屈原和柳宗元等历代文人们与粽叶斗笠相关的诗词,以及战争年代斗笠送红军的军民鱼水情结,近到竹溪人利用这种物产成为发家致富的资源优势这一当下现实;荞麦地一篇,写尽了荞麦的养生与要用功效,写尽了荞麦花与蜂蝶之间的妩媚妖娆。四篇与土地密切融合在一起的植物散文,写透了竹溪土地的不同性格和性情。


石绍河另一篇发在《散文百家》第五期的散文《古樟不知日月长》,以一棵老樟树入笔,挥发出一个个久远岁月的人情往事。老樟树不仅历经了一场场自然劫难,还见证了从唐朝中期到现代的一个个时代烟云,作品具有较丰厚的人文底蕴。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甘建华的散文比较注重写实,这与他多年从事记者工作不无影响。《西北军事文学》第五期发表的《老茫崖》,是他西部行走的一篇带有浓郁纪实色彩的作品。老茫崖是青海油田历史上第一个集勘探开发、科研生产、生活后勤于一体的石油基地,也是柴达木盆地第一个新兴石油工业城市,一座拓荒者的城市。作者以行走与叙述的角度,为我们讲述了在柴达木盆地具有标识性意义的老茫崖的原初和变迁。岁月的点滴,时光的流变,在甘建华的笔下,似乎再次还原了这座拓荒者之城在最早的建设阶段那种“帐篷城”的壮观景象,“清明山”上一个个建设者的背影,“自流井”里沉淀的第一代柴达木石油人的美好爱情和生命悲歌,“开特米里克”那些叫人迷路的山梁上的三支早期勘探队伍疲惫而又刚毅的脚步声,“茫崖大坂” 左侧千年不化的祁曼塔格雪峰和右边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以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原油热泵站大乌斯,因输油新管线改扩建而被撤销的茫崖热泵站地老天荒的无边寂寞。这些被甘建华深情的文字重新还原在我们面前的“老茫崖”辽阔的地域和纵深的记忆,为我们活生生地展示出达柴达木盆地一座石油城的历史真相,给了我们一种震撼的力量。 http://www.chenzhou.com.cn/


发在《湖南文学》第二期的散文《在株洲相遇一群读书种子》,又以另一种视觉让我们看到了甘建华对本土文化人物和文化底蕴的钟情。在这篇散文里,他向我们展示了株洲这座工业城市的另一面,那就是生活在株洲或从株洲走出去的一大批现当代文化名流,他们的存在,无疑又给株洲平添了更多的魅力。 http://www.chenzhou.com.cn/


管弦的文字不失女性的温婉柔美,她有一篇被《散文.海外版》第二期转载的散文《药草芬芳》,写得很奇异精妙。她一共写了四中药草,每一种药草不仅有一个或婉约或奇特的名字,还隐含着一段鲜为人知的传奇。“吐气若兰”是写兰草的,却引出了一个书生与一个叫兰草的姑娘凄美的爱情传说。如同情人的眼泪一样晶莹雅洁的兰草,成了我们预示一个人高洁纯净品质的圣洁之物;还有一种草药叫“徐长卿”,其来源是,一次李世民外出打猎被蛇咬伤,御医们用了许多方法都不见效,唐明皇就开金口张榜公布,谁能治好他的伤就招其进宫。后来一个叫徐长卿的民间医生采药路过,斗胆揭榜,用“蛇痢草”治好了唐明皇的蛇伤。从此,这种药草就被唐明皇以其名字御封为“徐长卿”。这种药草的另一个功效就是其根须还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戴在身上能镇静自若而被奉为神物,也被喻为人的一种品质,富有深远的人文内含。还有“刘寄奴, “益母草”两种药草,其根须都深扎在历史的厚土里。“刘寄奴”是南北朝时期宋武帝刘裕的小名,刘宋开国之君,因为他在带兵打仗时用一种不知名的草药治好了将士们的伤,将士们就用刘裕的小名“刘寄奴”为那药草取了这样一个药名,以寄托对这个后来成了皇帝的救命恩人的感恩之情。“益母草”则内含了一个孝子为母亲治病遍寻药草的孝道传奇。四种药草,被管弦赋予了非常人格化哲学化的人文意味。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文紫湘发在《湖南文学》第十二期的《阳明山:光芒涌入》,向我们打开了一部有关阳明山历史人文的浑厚长卷。由一座佛教名山切入,作者洋洋洒洒带出了一桩桩一件件与阳明山有着千丝万缕关联或文化气脉的人和事,周敦颐,王阳明,元结,柳宗元以及明朝第四代南渭王将“阳和山”改名为“阳明山”的历史渊源关系,都给予了纵深的发掘,其叙述的焦点却始终都萦绕着阳明山这座具有强大的宗教气场的精神高地。宏阔的历史场景,密集的文化事件,幽深的人文探源,构筑了这篇散文多元的承载内涵和艺术品性。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五.放眼历史,个人视觉的集体记忆


湖南的历史文化可谓阡陌纵横,仅一个湖湘文化体系,其中的诡秘深远就足够我们寻觅景仰了。


2015年的湖南散文,介入文化历史的写作者虽然不多,但都有其分量和影响。散文家王开林依然坚守着他对历史文化散文随笔的追随,每年都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无数文化随笔,从中不难感知到一个学者型作家丰厚的学养。奉荣梅、吴昕孺、马笑泉、冯六一等,在2015年也很注重对文化历史的抒写,且都有所成绩。


马笑泉发在《湖南文学》第一期的《还原廖耀湘》,以叙述的语调,从容的笔触,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并非为大众所熟知的近代名将廖耀辉的传奇人生。出生邵阳一个农家的廖耀湘,自幼就显露出天才般的基因,一生身经百战,在抗战期间先后率军取得了昆仑关大捷、胡康河谷大捷、索卡道会战大捷、缅北反攻战终极胜利,可谓战功卓著。可有关他的人生之路,世人却知之甚少。马笑泉在这篇散文里,为我们拨开了时光的层层迷雾,借助详实的史料,将一个名将支离破碎的生活踪迹和人生旅程进行了感性客观细微的链接和重组,将一个被时势和时光遮蔽的名将的人生真相还原在我们面前。纪实性的叙事结构,小说化的叙述节奏,却又不失散文叙述的节制、客观,不失散文的每一个情节细节的细微真实,具有田野调查式的历史真实性和考证力度。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奉荣梅近几年一直专注于历史文化散文创作。《山花》第十一期和《中国作家》第十二期分别发表了她的《王阳明,客行长沙道》和《贾谊,万古惟留楚客悲》。这两篇历史文化散文,将王阳明和贾谊两个湖湘文化代表人物人生中一些最重要文化事件和文化成就,为读者作了客观辩证而又经得起考证的学术梳理和人文陈述。发在《中国作家》第十二期的万余字历史散文《贾谊,万古惟留楚客悲》,在抒写中,奉荣梅显然已经把历史文化事件与历史文化的感悟进行了文化心理上的融合,写得更加挥洒自然和成熟。她从满腹才学的贾谊在洛阳为文为政的正气和能力与被贬的命运,写到贾谊在长沙的生活足迹,再写到被贬到吴姓长沙国做没有实权的太傅,辅佐长沙国吴王,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的人生全过程,让我们对贾谊在长沙的背影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在写作视觉上,由于切入了作者行走的主线,从洛阳到湖湘境内对贾谊踪迹的寻觅考证,都介入了作者的在场,抒写上拉开了时空距离,因此有了更多现场的感触和辨识,有了更多情绪的张扬。虽然依旧保持了她对历史文化严谨考证的特性,但在对文化历史的认同上,又超越了考辩的思维,使得作品更多了一些灵动和境地。


吴昕孺是个不折不扣的书生,他的历史文化散文,总是散发出一缕儒雅的气韵。《一张纸的前世今生》,是一篇比较有影响的文化散文,被《美文》第一期发表后,又被《散文选刊》第四期转载,并分别入选《中国散文年会精选》《中国最美的散文》。这篇散文写得挥洒诗意,从我们常用的纸这种文化物质,作者任由想象力行游飞翔,将它与蔡伦造纸,唐代纸业的典雅华美,薛涛写在她自制的粉红薛涛笺上的凄美诗歌和爱情等等文化元素,以诗性的语调给予了个性的抒发,文字婉约,激情绵密,内涵丰沛,给人清新雅致的审美愉悦。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终于到了石鼓书院》是吴昕孺发在《散文选刊》原创版第二期的作品。在石鼓书院,作者引领我们见识了这座文化道场的文脉气韵,洞悉了南宋理学大师朱熹撰写《石鼓书院记》和韩愈的《题合江亭寄刺史邹君》两篇传世诗文中的自然风物与文化精要。作者在场的感悟,将时空拉得悠长悠远,又将一种文化精神拉回到我们的内心。湖湘文化的脉络精髓,就这样在作者知性的抒写中净化着我们的心灵。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在《西藏文学》第二期的《布达拉宫》,不仅是吴昕孺行走西藏寻觅佛家历史根脉的一场精神洗礼,也是阅读者的一次精神跋涉和心灵朝拜。


杨戈平的一段历史文化抒写,却是一个近代女作家的爱情苦旅。发在《湖南文学》第八期的《情为何物》,写的是女作家白薇的爱情传奇和爱情悲剧。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作为女作家的白薇,是有一定地位的,但知道她的人却并不多。童养媳出身的白薇,不仅尝尽了童年和少年的苦难,即使逃婚离家受了教育并到了日本,也没有摆脱新的苦难。所不同的是,后者是一种比肉体更尖锐的精神折磨,因为她在日本痴狂地爱上了一个来自中国福建、刚刚失恋的男人。虽然两人也有过甜美的爱情,但那个男人却因为一直难以忘怀初恋女友,而一次次在白薇苦苦追随他痴爱他的时候逃离失踪。多病的白薇,内心同时装满纯真的柔情,她那比白蔷薇还要纯洁美丽的爱,使她一次次包容原谅了这个男人,却又一次次重复着被自己爱恋的男人抛弃遗忘的撕心疼痛,最终才看淡了爱情,远去新疆,独身终老。这是一段令人断肠的爱情挽歌,杨戈平用他饱含情感的叙述,为我们还原了一个现代女作家凄苦凄美的人生侧影。


冯六一发在《百花洲》第四期的《阴影录》,用传统的叙述结构,为我们展示了岳阳洞庭湖境内那场围绕“湘北会战”而定格在中国近代历史中的伤痛往事和悲剧。作者用纪实化的叙述笔调,记录了冯氏家族自明代以来的兴衰起落,尤其是抗日战争中,“我”的一个个亲人和老百姓“跑日本,躲兵灾”,四处逃难的流离生活境遇,记录了凌辱、杀害老百姓的一个个事件和场景。这段由血腥的战争制造的漫长苦难,不仅给亲历者留下了沉痛的心理阴影,也成了历史岁月一道挥之不去的阴霾。


郴州网

六.散文专著,各有千秋的创作态势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中国的文学图书出版数量,似乎一直在与日俱增,其中的散文随笔集,仅次于长篇小说出版阵容。湖南的散文作家也和其他省市一样,散文随笔专著,也成了2015年湖南文学创作成果的一大亮点。


王开林每年除了在全国报刊发表数以百计的散文随笔,还总有新著出版。2015年,他在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战国九局》,在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第三次再版了《敢为天下先——纵横天下湖南人》。在时下散文专著在图书市场一直处于秋风萧瑟状态的尴尬处境下,王开林的历史散文随笔却依然红火抢手,这不能不让我们看到一个作家的创作实力和在读者心中的地位。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谢宗玉的散文集《涂满阳光的村事》,在湖南少儿出版社出版。这是谢宗玉的第一部儿童文学著作,这本散文集收录了他回忆童年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忆片段,密集茂盛的记忆镜像,天真无邪的叙事抒情,散射开阔的生活场景,让读者感受到他还原往事记录往昔架构文字的不俗笔力和功力。其中,有四篇作品入选中小学语文课本,有二十多篇入选中小学学生读本和中考高考试卷或模拟试卷的现代文阅读,还有四十多篇入选各种版本的中国年度优秀作品选。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李健在团结出版社出版了散文集《我在你深处游走》。在这本散文集里,李健以一个个散文篇章,呈现了他尚自由、尚天性,反拘束、反矫饰、反改造的某种精神特质和审美趣味。来自梅山的印记,在他眼里是不应被改造的,那是他固守的精神地基。他的无数灵感来源于梅山,来源于广袤的农村大地。城市于他,是身体栖息的需要,而不是文字的支点,更不是精神的支点。所以,对城市的感觉,对现代文明的感觉,他都表现得比较飘忽、迷离和犹疑。那些让灵魂起舞的文字,总以其高尚而不安定、诚实与真挚的高度让人记忆深刻。


甘建华在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了《柴达木文事》,这本书是青藏高原有史以来第一部文史笔记,其中记叙了青藏高原地区境内的海西、石油、军绿、西部等各领域各个名家名流的人生片段以及文化艺术事件。这本文史随笔集,资料详实丰富,文笔洗练简洁,具有较好的阅读价值和收藏价值。


谈雅丽是个颇有才情的女诗人,这些年的散文也是风生水起,成果较丰。她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沅水第三条河流》,是湖南省重点扶持作品,是她这些年散文创作的成果展示。生活、工作在常德的谈雅丽,固然对与之贴近的沅水和洞庭湖,有着一种潮湿温润的情结。在这本散文集里,她用大量的篇什承载了自己行走游历沅水、洞庭湖境内各个城镇村舍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境地的点滴心迹,也写到了一个女人与世俗生活的种种不期而遇和性情过往。文字中透出的温甜,叙写中彰显的沉思,都沾染着一个女性写作者母性的雅致和温情。


范波的散文带有明显的职业特征,他是湖南广播电视台的一名主任记者,采访出游行是他分内的职责。因此,他在昆仑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走玩湘西》,就具有了这种鲜明的特质。作品以大湘西为支点,其中涉及了大湘西境内的人文地理,历史文化,民族风情。一座古建筑,一座老桥,一口古井,一片山光,一片水色,都被他以纪实的角度和速写的笔墨,渲染得动人心魄,令人神往,真不愧是一部身心在场的“行走文学”范本。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魏佳敏的长篇散文《怀素:一个醉僧的狂草人生》,被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跟谈雅丽一样,这也是一部湖南省重点扶持作品。作者用婉约诗性的语境,向读者讲述了一个终生苦闷彷徨而又狂放不羁的艺术天才、狂草鬼才怀素。尽管有关怀素的史料甚少,生卒也尚无定论,但魏佳敏却尝试了一种全新的抒写,他以一个个短章的文本结构,将怀素的生卒、参禅、求学、习艺、游历、悟道、成“佛”,逐一推进,又从一个当代人的视觉,多维地审视梳理了当时那段历史真相,为永州找回属于自己的文化自信和精神内核注入了强韧的存在空间,既具有了历史考证意义又彰显出与现实对接的文化活力。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琢玉手记》是陈南玉、刘志勇合作的一部教育随笔著作,由黄河出版社出版。这本书汇集了两位中学教师近二十年的工作经验,分为四个部分:人文关怀,源于细节;着眼宏观,落笔细处;玉的琢炼,水的舞蹈;快乐学习,创新出彩。书中所写案例真实生动,有可读性,也很有具体指导性和可操作性,还有一定的文学性,是一本值得一读的泛散文随笔定位上的教育文化笔记。


龙玉纯的散文集《我是一匹来自远方的狼》,由天津人民出版社。作者龙玉纯拥有一段较长的军人生活体验。这部军旅散文共精选汇集了作者近几年来在国内外各类报刊上发表的几十篇作品,共分为五辑。作者用深情的笔墨再现了自己作为军人在和平年代的别样情怀和远在军营的思乡之情,以及两地相思的爱情和战友之间亲如兄弟的特殊情谊。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冷凝的综合散文集《生命的河流》,由团结出版社出版。这本集子共分为七辑,题材宽泛,内容庞杂,既收入了作者对山水自然风物的记叙和感悟,也有对乡村故土的深情记忆。还有对社会人生体验和认知和对于写作的个体思考以及对文学作品的阅读感受。作者文笔和情思细腻委婉,颇见性情,具有女性作家的柔美品性。


此外,还有翁新华的《沈浪多病不胜衣:翁新华自选集》,由北京中国出版集团所辖现代出版社出版;邓小红的散文集《月牙秋千》,黄河出版社出版;戴新武的长篇非虚构作品《心若有梦,你就去追》,团结出版社出版;李璞珊的散文集《云卷云舒》,团结出版社出版。当然,无论是这里评述的单篇散文还是散文集,都还不能完全代表湖南散文的全面成果,因为还有部分作者没有发来他们的单篇作品或作品集,只发来了目录。比如:潘刚强的《糜鹿,生命的册页》,发《大观?东京文学》第八期,转载在《散文海外版》第六期;蔡勋建的《把你的火送到终点》发《北京文学》第十期,《那个夏日》发《海外文摘.文学》第十二期;刘祖保的《一条河流的沧桑》,发《湖南文学》第八期;李新文的《女人船》发《湖南文学》第八期;张社育的《晓来谁染眼桥》发《湖南文学》第八期;李年明的《年味》发《湖南文学》第九期;李水平的《画爹》发《湖南文学》第九期;李兵书的散《因为独行》发《湖南文学》第九期;周志国的《睡在稻草上》发《湖南文学》第九期;徐辉的《隐匿的村庄》,发《黄河文学》第六期;李婷的巜浪漫石桥飞》发《海外文摘.文学》第三期;李燕辉的《一个唱夜歌的人》发《海外文摘.文学》第一期,《小竹篮》发《散文选刊.下》第九期,《告别》发《散文选刊.下》第十一期;王茹华的《响在心里的骨碌声》,发《散文选刊.下》第三期,《一顶草帽的忧伤》,发《海外文摘.文学》第六期;张凭栏的《五月的阳光》发《散文选刊.下》第六期,《随意写故乡》发《散文选刊.下》第十一期;王良庆的《我的华容河》发《散文选刊.下》第三期,《洞庭色谱》发《散文选刊.下》第七期;黎执龙的《湄》发《散文选刊.下》第五期;陈有红的散《绿色的记忆》发《散文选刊.下》第六期;熊燕的《花开花又谢》发《散文诗》第七期。


对没有发来散文或散文集的作者造成的遗珠之憾,已经无法弥补,只能期待下一年再分享他们的创作成果了。湖南散文能形成今天这样的景观和阵容,是湖南散文湘军的必然趋势和更大的前景预示。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2016年4月写于永州之野.古城零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