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遥远的山村
来源:郴州文学 作者:李民保 发布时间:2016/4/17

小冉根本就没打算在这个暑假回家的,可是年过古稀的爷爷总是到十多里外的小镇打电话催促:冉崽,你三年都没有回家了,爷爷老啦,见你一次少一次啦,你回来让爷爷看看吧。


小冉再不回家,那是怎么也说不过去了。本来打完暑假工就可以还清读书所欠债务,但他还是决定回家。坐了火车赶汽车,一路奔波到小镇已是下午三点了,他还要赶二十多里山路才到得了家。小冉走在自己往返跋涉了十多年既熟悉又陌生的山间小路上,没有风,偶尔吹来也是热烘烘的,黄昏的乌鸦在空中狂躁地叫着,叫声显得十分疲惫。在潺潺的小溪旁,他停了下来,放下手提包,兀自在溪边洗了一把脸,又猛喝了几口,感觉轻松爽快多了,山里的水就是比城里的水甜。考上重点大学后三年没有喝过家乡的水了,他想起了喧嚣的大都市,想起了浑浊变色的护城河的水,又贪婪地喝了几口山泉,起身继续赶路。


http://www.chenzhou.com.cn/

转过山峦,一个穿着白色短袖上衣,下套粉红短裙的女子坐在路边的一块青石上。小冉拿眼望着这美丽可人的妹子,心里怦然心动。他揉了揉眼,没等他走近,妹子却先开了口:“小兄弟,你也是到劳山村的吧?我们正好同路。”


http://www.chenzhou.com.cn/

你是?”小冉有些迟疑,心脏急促地加快了跳动。妹子一脸笑容,自我介绍说:“我叫红霞,劳山村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小冉听她这么一说,更是吃惊:“你是劳山村的?”


对呀!让我猜呀,你肯定是李小冉。”叫红霞的妹子坚定地说。小冉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叫李小冉?”


走吧,山窝里的金凤凰。天就快黑了,沾你的光让我壮胆了,不然,我还真有些怕狼呢。”


狼哪有人厉害?”小冉没再打听这个陌生女子的来路,而红霞走了一路说了一路,天南海北全说遍了,就像喜鹊登枝,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郴州网


小冉身边多了一只“喜鹊”,还时不时地嚷:“你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嘛,没见过女人似的。我能吃了你吗?”


小冉当作没听到,心里想着爷爷这会在做什么。红霞一再叫唤,他只好放慢了脚步。赶到村里已经是下午七点多钟了。天空还挂着美丽的彩云。红霞到了村口便对小冉说:“我住村东头,有空来坐呀。”


好呀,我会抽时间去拜见美女的。”小冉揶揄地回答。红霞却回敬:“去你的吧,人小鬼大。”


劳山村共有百十来户人家,坐落在五岭山脉腹地,村里的田土散漫地挂在半山腰上。近些年来由于大批农民进城打工,大多数田土几近荒芜。留守村里的都是清一色的老人和小孩。那些没有老人和小孩的强壮劳力都举家外出了,门上悬着生了锈的铁锁,门前长着半人高的狗尾草,青藤爬满木屋包抄屋顶。小冉见了这情景,心里生出阵阵的悲凉来。他穿过小巷,想起自己童年时打泥泡的情景,那时景要多热闹有多热闹。越过竹木桥,不远便是自家的院子了。没进院子,就看见爷爷弯着虾公似的背脊正在烧火做饭,就像一尊古铜色的雕塑。小冉激动地叫了一声:“爷爷!”


郴州网

爷爷耳背,站在一边的小柱子却转了身子,一边惊奇地打量小冉,一边用手去拉爷爷的手,爷爷转过身来,当即丢下一把准备送入灶门的柴火,奔向小冉,兴喜地流着老泪:“冉崽,真的把你盼回来啦!”又叫小柱子帮小冉拿行李,还不停地责怪:“你也不是扯常念叨着冉哥长冉哥短的,现在回来了,怎么又哑口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小柱子满八岁,小冉上大学时还不足五岁,听了爷爷的介绍,他眨巴着眼,说:“你就是读大学的冉哥?我好像没见过你。”


你怎么会没见过我,你是忘了吧,我还背着你去看过耍狮子呢!”小冉用手指拧着堂弟的脸蛋亲热地说。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爷爷好一阵激动,手忙脚乱地拉小冉到屋里,可屋里却十分的闷热,蚊子“嗡嗡嗡”的发疯地叫着。爷爷把小冉拉到露天的院子里,叫小柱子背来一只竹椅,按着小冉坐下说:“晚风还没有来,先坐院子里,过会儿风来了,蚊子就跑了。”爷爷又进屋里拿出一把没有镶边的蒲扇。小冉抢过扇子:“爷爷,我自己来吧。”


哪里要得呢,你一路劳累。”爷爷大声喊道:“小柱子,给你冉哥扇风,爷爷弄菜去了。” http://www.chenzhou.com.cn/


爷爷不要忙了,有什么吃什么吧。” 郴州网


你有口福呢,下午我在小溪里抓到两只石蛙,有一斤多呢!”爷爷很得意。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小柱子没拿到小冉的蒲扇,便帮爷爷烧火。一会功夫,爷爷便把菜端到了桌上,除了石蛙,他还加炒了一碗刀把豆,煮了绿豆汤。


http://www.chenzhou.com.cn/

小柱子麻溜地摆上碗筷,爷爷从坛子里倒出一碗红薯酒来问小冉:“喝一盅?”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我没学会。”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读书人不喝酒好!”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夜色暗下来,小柱子点上煤油灯,蚊子开始疯狂地往人身上贴。山里蚊子毒,一叮一个疯皮,爷爷吩咐:“小柱子去沤把湿柴熏蚊子。”


爷爷,我带回几盒蚊香。”小冉离开饭桌点上蚊香,当即一股菊叶香飘来,蚊子闻味逃遁,来不及逃走的,竟然被熏死掉在饭桌上。爷爷说:“真神了,这东西烟不大,还带香味,熏蚊子蛮厉害,很贵吧?”。


小冉没有接话,面对一辈子窝在深山里的爷爷,心里袭上阵阵悲凉。爷爷却津津有味地砸吧着酒菜,他对小冉的回来,高兴万分。小冉是村里的榜样,也是他的光荣,虽说村里也出了几个大学生,还出了个村民眼中的大官齐泰,但在爷爷心里,谁也比不上他的冉崽。爷爷端着酒杯突然想起似地对小冉说:“村里来了个小妹子,听说是你齐泰叔派来当村官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难道她是大学生村官?”小冉自言自语。爷爷回答:“没错,说是你叔公的助理呢。”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小冉有些纳闷:“那村里现在还是叔公的支书呀?”


不是他还能有谁?比他年纪轻点的都走了。”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出去三年还是老样子,家乡要改变好难啊。”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怎么改?老的老,小的小,小柱子他们过几年后,也会走的,你爸你妈他们削尖脑袋往大城市里挤,还怎么改呢!”爷爷有些愤慨。


小冉没再说什么。


郴州网

吃过晚饭,山风徐徐吹来,闷热的气流被吹尽,小冉想洗个澡,叔公却来串门了。他还没进院子,便放出了高声:“海哥,听说小冉回来了,是真的吗?”


老弟,你哪里听到的风声?”爷爷乐呵呵迎出了院子。小柱子灵巧地给叔公搬来一只竹椅,叔公夸赞:“真懂事。”接着又对爷爷说道:“老哥,这聪明还真是有种。”


你说的是哪里话?你不聪明吗?还当支书呢!”爷爷取笑。叔公不服,说:“我家的懒崽初中没读完就开溜了。”


郴州网

你这话就说反了,我斗大的字认不了几个,我算聪明吗?”爷爷咬住不放。叔公只好盘开话题:“算了算了,我说不过你,小冉可是村里的荣耀。叔公和村里人都沾你光啦。”


叔公,我算什么呢?要说呀,齐泰叔才是村里的荣耀呢。”小冉纠正说。叔公有些不快,拉长了脸:“你齐泰叔虽说当了大官,可他没有为村里解决过半点事。前不久他派了个大学生来,说是当我的助理,一个城里妹子跟在我身后晃悠,你叔婆当着我的面还戳我呢,害得我老夫老妻斗嘴巴。”


小冉忍不住笑了起来。叔公有些惊诧:“你笑什么笑?”


这可是当今最时尚的事,难怪叔婆吃醋呢。”


你个鬼崽子,还真把这事当真呀。”


http://www.chenzhou.com.cn/

小冉一伸舌头,调皮地笑笑,转而问起了村上的事。叔公当即沮丧着脸,叹息说:“叔公无能呀,现在村里十屋九空,能人走了,中青年走了,留下的不是老就是小,村里要发展,我要钱没钱,要人找不到人……”


爷爷叹了口气,说:“你叔公说的是呀,就说村里这条路吧,上面立了项,可是自筹资金就要五十万,村里一穷二白,按人头摊派吧,可是人在天南海北打工,你拿虾公网也难捞到人。再说电,你没钱到哪里去找抬电线杆子的人?”


小冉勾着头没有说话。叔公起身告辞时,他还闷着连句客气话也没说。


http://www.chenzhou.com.cn/

第二天,小冉从床上起来,爷爷和小柱子早就下地去了。小冉沿着山间小路,到了田垌。远远的,他看见爷爷在前面拉着木犁,弯着九十度的腰,吃力的向前爬行着。小柱子在后面撑着,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这一幕使他触目惊心。他快步向田里奔去,一把夺过爷爷的拉耙,扛在自己的肩上。爷爷拗不过小冉,只好和小柱子一同撑着木犁手把。爷孙仨合着劲,吃力地翻着收割后的早稻田。爷爷说:“现在国家免了皇粮税,种田有点补贴,就算没有这些,种惯了田,田地荒了,多可惜呀。”小冉说:“爷爷,现在立秋已过,这晚稻插下去也赶不上趟了呀。”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爷爷知道。但是只要插下去也有一半收成,总比抛荒了强。”爷爷有些歉意,说:“爷爷只是想见见你,可是你一回来就跟着受累。”


我累不了。爸妈还有叔叔、婶婶他们都在外面打工,他们不会不管你的,爷爷你不要这么拼命干了,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还有什么心思读大学呢?”


爷爷上了田埂,用慈爱的目光对着小冉,说:“冉崽,爷爷就是这样的命。你和小柱子先回去吧,我到早先插下去的九分田里扯下草。”


爷爷,用点除草剂省事多了,你就交给我吧。回去吃了饭,我到镇上去买。”小冉拽着爷爷要回家,爷爷犟不过小冉,只好说:“好吧好吧。”


http://www.chenzhou.com.cn/

吃过早饭后,小冉到镇上买了除草剂,看见宣传栏贴有近期的虫情预报,他又买了农药,还到电器商店买了些电线器械。背回家里,爷爷和小柱子已经把早晨爷孙仨犁的田插上了禾苗。小冉赶到田垌,趁时把除草剂撤到了田里,顺便把农药也喷了。爷爷站在田埂上不停地夸赞:“冉崽做事算把老手。”


几天下来,爷爷在小冉的帮衬下,农活松弛了许多。小冉抽空又去了趟县城,他想为村里在家留守的人解决简易照明。


回家好些天了,他还没有去见过女村官,而红霞却找上门来了,一进屋便笑呵呵地说:“我来看村里的金凤凰了。”


小冉听了不好意思说:“我还没有去拜见父母官,你却礼贤下士来了,实在不敢当不敢当。”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爷爷听了他们的话,插嘴惊问:“你们原来就认识?”红霞解释说:“小冉回家时路上认识的。”接着红霞对小冉说:“小柱子说你已经备好了材料,我找了几个人,再有主任大伯,是不是今天就去把那电弄好?”


好啊,我还愁怎么去叫人呢。”小冉把买来的胶皮电线背上,上了后山。


他们安装的是简易水流冲击摩擦电,在几个中学生的帮助下,忙碌了一下午,为劳山村留守家里的村民安装上了电灯。


担任支书兼主任的叔公,见两个大学生在水流中放下几团铁壳子,接上电线就能发出电来,惊诧不已:“没想到你们的学问真大呀!” 郴州网


叔公,这可不是长久之计,最好是能够得到国家扶持,连通高压电网。”小冉说。叔公却很自豪:“就这,也是我们期盼已久的事呀,你和红霞是村里的福星。”


郴州网

红霞来村里以后第一次得到村支书的赞誉,脸上红仆仆的,显得有些激动。夜幕罩下来,劳山村留守家里的十余户老人小孩,突然间煤油灯换了电灯,个个乐开了芙蓉花。小冉逐户检查灯光的亮度,虽然电压不太稳定,但比煤油灯的亮度却翻了不知好多倍。他查到村东头,红霞屋里正放着电视。小冉在门外迟疑了一下,正好被红霞瞅见,他想快步离开却被红霞叫住了:“小冉,你不敢进屋?”


小冉见了红霞,心里突然一阵悸动,而且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不好意思红着脸进了屋,竟然手足无措。红霞拿了一只竹靠椅给他,说:“看看新闻吧,甘肃舟曲县发生了特大泥石流灾害呢!”


老天爷真是让人防不胜防。”他摇摇头:“如果防灾重于救灾的话,也许会是另一番样子。”


红霞为小冉倒来了一杯凉茶,说:“我没你想得深。”小冉接过茶来喝了一口,问:“你作为大学生村官,对村里的发展有什么构想?”


大鹏有志愁难展,等到村公路修通后,我就回市里工作了。”


小冉听了她的话,没有说什么。他仔细打量着红霞屋内的装饰,这是一栋新盖的房子。地板贴的是亮丽的瓷砖,墙上是仿瓷涂料,还贴了零星的几张字画,一幅“难得糊涂”的草书让小冉陷入了沉思。电视上播完了舟曲泥石流灾害后,又在播放四川大部分地区连降暴雨,并有多处发生了泥石流灾害,有的河道被阻塞。红霞以为小冉是因为灾区情绪受到影响,便劝说:“你别难过,中国这么大,每天不是灾就是难的,自汶川地震后,今年又是玉树地震,接着又是输油管爆炸,现在又发生泥石流……”


小冉没有搭话。自他回家后,叔公和他讲了一些关于红霞的话,让他觉得眼前的红霞和几天前的红霞有了一些异样。这时,小柱子来找他吃晚饭了,小冉起身告辞。红霞有些失落,送出门外,问:“小冉,你带了有什么好看的书吗?”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没带什么书,有一本王跃文新出版的《苍黄》,你若喜欢,明天我给你送来。” 郴州网


http://www.chenzhou.com.cn/

那好呀。”红霞又送了几步,心中生出好一阵的惆怅。她转回屋里,新闻联播已经播完,她把频道翻到地方台,由于信号弱,画面扭曲,时有时无,便关了电视,拿出手机拨了号,却没有反应。一看屏幕,却显示出“查找网络……”


郴州网

手机没有信号,如同一坨死铁,她进卧室拿了一只电筒,关上房门,便朝后山岗上走去。到了山顶,她拿出手机看了下,出现有一格信号,当即便拨通了号码:“是齐泰吗?你听不见?我是红霞,我想你了!……”


小冉回家已有二十多天了。昨天,村里的旺发大伯专程从广东回来,带走了在家读书的四个孩子,说是在打工当地可以就近入学。叔公和爷爷把他们一直送到山岗,还目送他们远远地消失在山路上。叔公转身回村时却突发怨气说:“走吧走吧,都走了我也不用管事了,留下我这把老骨头等着喂狼好了。”


你急什么急呢?他们走到天边,根还是在这里,哪个要是把根忘了,那他的日子就过到头了。”爷爷话是这么说,眼里却含着模糊的泪水。叔公听了爷爷的话也很赞同:“老哥,你说的很在理,我看齐泰就是把根忘了。前些天红霞去了市里,回来就哭,问她什么也不说,看样子我们的通村公路肯定是泡汤了。”


这妹子也蛮可怜的,公路通不了不能怪她,大不了再走几年小路,我们祖祖辈辈还不是靠肩挑背驮走过来的吗?”


小冉听了却很不平:“怎么会这样呢?叔公,这事不能算完,我这就去找红霞问个清楚。” 郴州网


小冉回到村里,便径直去找红霞,可是叫了好一阵门,才听到里面说:“我没空,有事以后再说吧。”


小冉吃了闭门羹,只好蔫蔫地回到家里,爷爷见了知道没有问出结果,劝说:“冉崽,你就安心安逸呆一个暑假,村里的事有你叔公呢。” http://www.chenzhou.com.cn/


爷爷,我回家了,对村里的事也有参政议政权呀!”


爷爷听了突然气愤道:“参个屁!刚才你叔公和我私下里说,齐泰被抓了。”


怎么会这样呢?我还觉得他是村里的荣耀呢。”小冉吃惊不小。


郴州网

过了两天,红霞走了。临走时,她找到小冉并交给他一捆打包的东西,泪水汪汪地述说:“你齐泰叔真不是东西,当初我就不该听他的话,把我扔在这大山沟里,我真是太天真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小冉本想安慰几句,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红霞走后,他回到家里,把包打开,是五十万现金,上面夹着一张字条: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小冉,这五十万现金是我用肉体换来修通村里公路的。现在齐泰被抓路也修不成了。作为一名大学生村官,我对不起劳山村的父老乡亲。这钱虽然不干净,可我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你把钱交给老支书吧,它一定会派上用场的。红霞绝笔。 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小冉看完字条,飞奔着向红霞追去。他追了一路喊了一路,追到小镇上也没看见红霞的影子。小冉沮丧地回到家里,并把五十万现金交给了叔公。叔公见了字条,双手抱住自己的头,用力擂着:“我的个蠢妹子呀……”


三天后,村里人在后山的深潭里发现了红霞的尸体,叔公报了案。经鉴定,排除了他杀。最后征得家属同意,红霞被安葬在劳山村的后山顶上。 http://www.chenzhou.com.cn/


暑假过完,小冉告别爷爷和小柱子,还有叔公。他们把小冉送到了小镇,上车时,爷爷叮嘱:“好好读书吧,记住,不管到哪里,你都不要忘了自己的根。” 郴州网

 

郴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