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童真的梦幻清澈如诗
来源:郴州文学 作者:老 三 发布时间:2016/4/17

    有一个值得面对的问题:在触手可及的造梦时代,童真离我们还有多远?

 

    当代汉语童话写作在数字传媒与文化轻视的夹缝中步履维艰,这是不争的事实。在数量超过两亿的中国少年儿童面前,童话写作被亚文化认定压得灰头土脸,如同大兵压境之下的小股残匪,在深山老林躲躲藏藏。

  http://www.chenzhou.com.cn/

    童话写作的萎缩,似乎已成文化定局。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们一直在造梦,却对孩子们的梦幻熟视无睹。 http://www.chenzhou.com.cn/

 

    无需我罗列更多的事例来佐证明星梦、发财梦、升职梦等现实主义勾兑,仅仅是一部不伦不类的《芈月传》就大面积引发公众肾上腺活动异常的状况,便可知当代浪漫文化的梦幻扭曲。

 

    梦,毋庸置疑是当代最耐人寻味的思想活动。在一个更为阔大的命题下,各种梦想身首异处地在东亚大陆流窜,在实用主义实践中沦陷成梦幻赝品。而在刘青鹏笔下,留守儿童小盖子的梦只有一种底色:亲情。

 

    童话《小盖子的旋转老屋》里,小盖子在爷爷奶奶亲手砌好的破旧老屋里,做了三个梦。第一个梦是小蚂蚁们旋转了老屋,他由此看到梦寐以求的大海。他带回一个大贝壳,期待它产下光彩夺目的珍珠,佩戴在远在外地打工的妈妈脖子上;第二个梦,他去了神奇的月球,在广寒宫里,小盖子向捣药的小白兔要了一把灵药,给在化工厂打工的爸爸治病,因为他老是咳嗽;最后一个梦是去云朵上见到了天国里的爷爷。

 

    大海、月球、云朵,是童年梦幻的基本道具,自始至终镶嵌在他们的梦幻天堂里。 郴州网

 

    也许,刘青鹏的文字并不奇妙,奇妙的是他将孩子们带一个离奇,而又非常逼真的精神世界。他跟孩子们讲述成长的秘密。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需要特别指出刘青鹏的智性,由于他对童年的关注,他非常敏感地把握到了孩子们聆听的渴望。

  http://www.chenzhou.com.cn/

    一种文字关怀对于孩子们的成长不可或缺。

 

    可以这样说,任何居高临下对小孩的说教,都是在浪费表情。孩子们是世界上最认真、最好奇、最敏感、最不挑剔的读者。只要你心平气和地跟他们说,你看到的世界是真的,但不是全部,就像天空是清澈的,但也会流泪……只要你真实、温暖,孩子们便会接受你奉上的文字。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坚定不移地认为:应该把孩子们需要的空间还给孩子,给他们蓝天白云,给他们旋转木马。成人的世界越来越逼仄,何必剥夺孩子们的梦幻。

 

    童年是一种植物性力量,它会在我们身上持续一生。比利时作家弗朗兹●海仑斯这样告诉我们。

 

    在小盖子生活的老屋,灶屋被烟熏得黑漆漆的,厅房(客厅)堆放着农具,还有神龛上的烛光和生病的奶奶,那种农村生活境况一目了然。这是仍然存在的少数贫困地区的生活写照。但童话里,作者没有过度渲染和延伸生活的窘况,而是化用旋转木马这个道具,舒展童话的翅膀,将老屋进行旋转。

 

    留守儿童小盖子的生活与梦幻就此开始对话,它们之间隔着永恒的距离,却又仿佛触手可及。这就是童话的奇迹。它向儿童展开沉重的生活的同时,却细心地洞开一扇窗子,使他们不被逼仄的现实压垮。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是那么忧伤地看到,在旋转的空旷里,一缕亲情的火苗在孩子的心里悄悄燃烧。生病的奶奶、远在他乡的爸爸妈妈,交织成一条感情纽带,让幼小的小盖子心有所系。他心里的一切美好沿着血缘的呼唤,走向明天。在童年,即使忧伤,也必须是明媚的。

  http://www.chenzhou.com.cn/

    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阅尽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这段矫揉造作的网红文字从另外一个角度呼叫童年精神。

 

    在《空盒子》这篇童话里,刘青鹏讲述了几乎所有城里孩子都面临的苦恼:没完没了的作业。

 

    在人生预设里,当今社会给孩子们更多的造就轨迹是出人头地、功成名就等社会达尔文思想。这种粗鲁观念严重搅浑他们内心的湖泊,让他们穿梭于各种补习班之间,在考试中寻求自我。这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谋杀,用丛林教育让孩子们天真烂漫的童年过早夭折。

 

    这究竟是孩子们的无奈还是家长们的无奈?对此,我保持沉默。但我知道,这是在残忍扼杀孩子的天性。由此,他们对这种刚性眷顾怨声载道。

 

    故事里,小女生小静与一个奇怪的空罐子产生了交集。与大多数童话一样,他沿袭了与拟人物结伴而行的传统构架。


    空罐子很神奇,它能将人的痛苦和忧伤一股脑都装进去,只留下快乐。这也是所有童年最典型的梦想。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孩子天生可以与一切无生命的东西对话、戏耍,仿佛它们是有生命的。童年是一个诗性的人文年代。儿童时代的人文性精神塑造,将一直绵延到成人阶段,是成人精神大厦的基本构件。

 

    正是儿童精神里充满着健康的生命冲动、激情、幻想、童真和游戏,才让长大成人的人们能反刍最本真的人格魅力。 http://www.chenzhou.com.cn/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不得不提醒,不堪回首的童年是痛苦的,那种残缺将导致一生的遗憾。童年就是一个人身体中的身体,是在眼睛中的眼睛,童年一旦支离破碎,这个人也将无所适从。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素质教育的真谛。

 

    我无权讨论教育问题,时下,一种过滤的国学活动如沐春风,试图用《三字经》和《增广贤文》等汉语古董替童年易筋洗髓。古代帝国在逝去的马背上,等待它的转世灵童。这一切会给面色红润的童年灌注多少知书达理? http://www.chenzhou.com.cn/

 

    爱和美,得到与失去,是人类普遍和永久的问题,也是孩子们真正的的文化启蒙。在所有优秀的童话故事里,这是不离不弃的主题。因此,童话写作不会将成人世界里特有的某些扭曲情感带到故事中来,这并非是因为孩子不能承受那些扭曲的情感,而是在孩子那里,这些扭曲的情感并没有大人们想象得那么重要。

  郴州网

    于是,空罐子神奇都将小静的烦恼和郁闷一扫而光,天空里只闪烁着快乐的阳光。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快乐是人类孜孜以求的。可是,生活里快乐不是永恒的,也不是唯一的。因此,刘青鹏继小静用空罐子收走了老奶奶的思念之痛后,别出心裁地设置了老鼠对猫的恐惧感,这样的负能量总令老鼠处于惶惶不安之中。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小静用空罐子没收了小老鼠的恐惧,让它不再生存在恐惧的阴影里。但这样一来,老鼠却失去了安全感。因为没有对猫的畏惧,就会失去警惕,从而轻而易举被猫吃掉。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这是生活哲学。睿智而又浅显。

 

    生活的完整就在于五味杂陈,在于喜怒哀乐。生命就是一次又一次折腾! http://www.chenzhou.com.cn/

 

    在刘青鹏的童话讲述中,我看到一只又一只语言蝴蝶,穿过忧伤而明亮的景象,落在孩子们心灵。那些若即若离的花,即便凋谢,涅槃后又浴火重生。 郴州网

 

    他用明净的语言蜡烛温暖孩子们的心情,让他们看见那些露水、彩虹、云彩奇迹一般降临,使他们懵懵懂懂地跨过心灵的魔障。

 

    美国作家怀特说:能够流传的童话永远是通过讲和听来完成的。它因此需要用词的简练、故事的单纯和感情的明澈,这些看似平凡的品质结合在一起,最终却熔铸成某种深沉邃密之物,让一个好童话在千百次的辗转磨损之后,依旧崭新。

  http://www.chenzhou.com.cn/

    童话就是要告诉孩子们,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他们非常重要,但成长会忧伤而且迅猛。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界,不就是由这些小小的颜色组成的吗?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