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建设 | 广告价格 | 帮助中心
那个夜晚
来源:郴州文学 作者:杜本光 发布时间:2016/4/17

              一.

      婆婆病了,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梦雅措手不及。 http://www.chenzhou.com.cn/

丈夫华勇是公交车司机,他跑的路线比较特殊,公司不能够随意换人顶班。因此,照顾婆婆上医院治疗根本就指望不上他。

公公在一年前过逝,留下中年貌美、能干,却没有正式职业的婆婆。婆婆照看着才两岁的孙子佳佳,料理家务,做饭烧菜,洗衣浆衫无所不做,完全成了没有头衔的家庭保姆。 郴州网

经医院诊断,婆婆患的是急性阑尾炎,需要住院动手术。

平时,婆婆在家照看小家伙,同时还要干一大堆的琐碎事,梦雅与华勇多次劝她不要太劳累,比如打扫房间、抹窗户等体力活可以等双休日的时候让他们自己来搞,可婆婆就是不听。为这事梦雅还差点和婆婆吵起来,可毕竟都是出于对对方的关心爱护,因此,一家子更加亲密更加和谐。

 如今,婆婆病了需要专人护理,宝贝儿子佳佳也需要人照管,家里的家务与一日三餐怎么办呢?


              二.

梦雅向单位请了假,但是顾了医院顾不了家里,无奈中想到了刚办了内退手续的爸爸。梦雅马上给身在临近城市的爸爸打电话,简要地说明了情况。爸爸满口答应,并说立即起身前来帮忙,真是关键时刻还是自家人靠得住。

爸爸出乎想象地手勤心细,家务活干得一点也不亚于灵巧的婆婆。怪不得他在人前吹嘘自己为“快乐的单身汉”,原来他有着超人的自理生活能力。

婆婆手术后恢复很快,一个星期就出了院。住院期间,爸爸出于礼貌和客套,几次到医院探望婆婆,婆婆很是感激。见面时双方客客气气,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同室病友见了,连连夸赞梦雅爸爸儒雅,是个好男人。有的病友私下跟婆婆聊天时打趣,你们若是配对成双,那可真是天作之合啦。逗得婆婆有些难为情地笑。

出院那天,爸爸特意打的到医院,把婆婆从医院接了回来。的士司机临别时抛下一句:“这对夫妻好恩爱啊,真羡慕!”也不知耳尖的婆婆听到没有,只是在上楼梯时见她笑得春风满面,爸爸似乎没听到,一点异常反应都没有。 郴州网

进得屋来,婆婆端详着离开一个星期的家。发现房间的摆设、家具和地板光亮清洁,收拾得比自己还好,不由得对梦雅爸爸说:“亲家哥,这些天辛苦你啦,搭帮你来帮忙料理,谢谢你呀!”“亲家这么说,见外了。你常年累月地操心操劳更辛苦啊。别说客气话,你安心休息,我马上去做饭。”爸爸说完朝厨房走去。

饭菜很快就做好了,如此快的速度令婆婆有点吃惊。桌上摆放的三菜一汤咸淡适宜,色鲜味美。吃饭时,婆婆连连夸赞梦雅爸爸能干。华勇与梦雅听到这和谐的赞美及两位老人客套的对话,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小佳佳穿梭在奶奶与外公之间,从奶奶身上下来又爬到外公身上,乐得两位老人笑开了花。


                   三.

梦雅爸爸的大名叫郭海兵,五十八岁,由于保养得当,皮肤也较白,看上去就像是五十岁左右。他是文革期间的工农兵大学生,学的是地质勘探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国营有色金属矿任工程师助理,后转为矿部管理干部,当过副矿长。

梦雅的妈妈叫陶卫华,与爸爸是同乡、同学、同岁,也是工农兵大学生。她被推荐读大学时是大队党支部书记兼铁姑娘队的队长。毕业后,直接分配到公社当了妇联主任。与梦雅爸爸结婚时妈妈已升为公社党委副书记。尔后,政绩突出,公社改为乡政府后,她成了全县唯一的第一任女乡长。后来撤乡建镇,她又成了镇党委书记,再后来被调到县城某局任局长。两年后被选上了副县长。一路走来,事业有成,春风得意。不过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一路风雨一路歌,一把辛酸一把泪,一生劳苦一身病,一滴汗水一滴血。”当她满身疲惫带着创伤退下来时,竟与自己走过三十多个春秋的丈夫分道扬镳。让所有的人包括梦雅在内都感到不可思议,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情呢?


http://www.chenzhou.com.cn/

                 四.

两年前,在人民医院妇产科,梦雅产下一个男婴。之后,突发产后大出血,梦雅虚弱的身体命悬一线。当时,县医院血库告急,郭海兵与陶卫华夫妻俩都双双要求输自己的血抢救女儿。经抽样化验,夫妻俩的血型都与女儿的血型不符,要不是从市医院中心血库及时调来血液,梦雅的小命将不复存在了。

血型化验不符,像一道阴影总缠绕在郭海兵心里,挥之不去。他想不通,自己与妻子陶卫华的血型都是B型,为什么女儿梦雅的血型会变成AB型呢?这一疑问让郭海兵无意中想起了与陶卫华婚后不久的一些传闻,难道当时的那些传闻是真的吗?

郭海兵上网查阅了有关血型鉴定是否能确定亲缘关系的资料。据资料介绍,B型加B型,子代可能是B型或O型,子代不可能是A型或AB型。但是,最后的结论为:血型鉴定不能作为是否具有亲缘关系的标准,只有DNA亲子鉴定才能确定是否具有亲缘关系。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从内心来说,郭海兵多么希望自己的猜疑是错误的。人啊,真是太奇怪了,越是这样强制性地安慰自己,越是适得其反地促使自己去把疑点弄个水落石出。他终于取了女儿梦雅的一根头发到省DNA鉴定中心去进行亲子鉴定。拿到鉴定书看到结果的那一刻,堂堂七尺男儿的郭海兵差点晕倒。鉴定的结果偏偏顺应了自己的怀疑,自己与女儿梦雅的亲子血缘关系不成立。 郴州网


                 五.

郭海兵把写着DNA鉴定结果的鉴定书递给陶卫华。陶卫华没有说话,表情木然地拿出了早已签具了自己名字的离婚协议书给郭海兵。

郭海兵扫视了协议书的全部内容,一项一项都是那么详细周全,无可挑剔。郭海兵拿起笔签名,手在不住地颤抖,一滴浑浊的液体从他沧桑的脸颊滚落浸染在纸上。正试图用手擦拭的瞬间,陶卫华暗淡的目光已聚焦在他的手上,即刻,四目凝视而相对无言。 http://www.chenzhou.com.cn/

到民政局顺利地办完了离婚手续。不到一公里的回程,在陶卫华的心里,三十多年的夫妻路远远没有脚下这段路这么漫长难行。郭海兵的双脚也像灌了铅似的在缓缓地移动着。一段路,两个人,各怀心事,男前女后,无语神伤。 郴州网

陶卫华此时不亚于一个蹒跚而行的老太太。恍恍惚惚回想到了那个她最不愿意触及的夜晚。

那是一九八〇年,陶卫华与郭海兵新婚后,时任公社党委副书记的陶卫华,蜜月还没有度完就回到了工作岗位。那时的公社大院,居住条件比较差,厕所建在离住房五十米开外的围墙边。一个月夜,平时没有起床小解习惯的陶卫华,可能是喝多了开水,半夜起身往厕所里走。洁白的月光照得路面连小石子都清晰可见,也静得出奇,路上没有遇上半个人影。方便完后,陶卫华回屋路过公社党委委员主管宣传的秦汉住房门口,突然房门大开。陶卫华见状惊了一下,正要开口,一个黑影闪电般地上来捂住她的嘴,一把将她拉进房间,顺手关了门,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已被推倒在床。陶卫华惊恐地望着秦汉声音颤抖:“你要干什么?老秦。”“干什么,你不明白吗?只要你依了我,什么都好说,否则,传出去看你怎么做人”秦汉压低声音回答着,双手摸到了陶卫华身上。陶卫华本能地反抗着,央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吧。老秦,这样做你也对不起嫂子呀。”“不要提她,你如果不从我,你就大声喊叫啊,让院子里所有的人都来看热闹。我无所谓,你还年轻,你看着办吧,这可是在我的房子里啊。”秦汉狡猾地边说边解开了陶卫华的衣服,并三下五除二地迅速脱下了陶卫华的裤子,此时的陶卫华一时失去了反抗的勇气,脑子一片空白,含着泪水呆呆地任凭秦汉发泄兽欲......

嘟!嘟!嘟!一辆小车连按着喇叭,停在了陶卫华面前,年轻的司机探出彩条发型的头来大喊:“喂!喂!你不要命啦!”。陶卫华前后看了一遍,才发觉喊声是对着自己的,不好意思地退让说:“对不起!对不起!”。

自夜半遭遇秦汉的攻击一个多月后,陶卫华发现自己身体有了反应,按时间推算,她根本无法搞清楚是丈夫的杰作还是秦汉的劣行的结果。同时,意外的一起交通事故,秦汉一命归西,自己自然地摆脱了无端的纠缠。直到两年前,女儿生孩子大流血进行血型化验,才使自己的心再次陷入忐忑不安中,一种不祥的预感终于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现实。她欲哭无泪,后悔无药,只得恶心地独自吞下这枚苦果,唯一的要求就是请求丈夫不要追根究底,为自己守住那个屈辱的秘密。

郭海兵看在夫妻之间多年的情份上,只是接受了现在居住的这套一百四十平米的新住房的所有权。那十五万元的补偿款一个子也没有要。陶卫华正好赶上那套老房子满了租期,于是拿了些属于个人的服装之类的生活必用品,一个人住进了离开了好几年的老房子。而梦雅的身世终于是一个谜。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六.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感情上的事,并不一定是血浓于水。梦雅自幼就与郭海兵很投缘。从小培植的感情就像生根发芽一样,无论岁月如何改变,感情始终如初。梦雅虽然是女孩子,但她视父爱如朋辈那么亲近随意,自己有什么想法都主动找爸爸倾诉,就连找男朋友这样的终身大事第一个告诉的,是爸爸。在梦雅心里,亲情的天平在妈妈与爸爸之间总是倾斜于郭海兵这边,常让陶卫华暗中吃醋。因此,当婆婆生病的时候,梦雅第一个想到能够帮助自己的就是爸爸郭海兵。而郭海兵也非常乐意帮助梦雅,尽管知道了梦雅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是他还是依旧以亲生一样对待,从小到大直至现在,只要梦雅提出来的事情他都想尽一切办法达到她的要求。

不过,有一件事还是没有满足梦雅的要求,那就是梦雅要求爸爸郭海兵与妈妈陶卫华复合。每当梦雅找郭海兵谈及与妈妈复婚的事,郭海兵就说:“你去找你妈妈说呀,看她是什么态度。”当梦雅找到妈妈后,想不到三句话不到就被轰出铁门,反复几次碰钉子后,梦雅也就无可奈何,心里暗暗责怪妈妈不近人情。

相反地与爸爸有说有笑,郭海兵的谦恭和蔼,平易近人,博得了梦雅的同情。她竟偷偷地与丈夫华勇商议,想促成爸爸与婆婆的情缘。一开始华勇觉得不妥,经梦雅一番分析,竟赞同了妻子的主意。借着婆婆恢复身体需要人照顾为由,梦雅极力挽留郭海兵在家继续帮忙,华勇也在一旁帮腔。小俩口的真诚使郭海兵心软地留了下来。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郭海兵与亲家妹之间那种忸怩的心态慢慢褪去,在小佳佳的穿梭来往中从亲家哥、亲家妹的称呼换成了他外公、他奶奶,再后来又变成了老郭与老常。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http://www.chenzhou.com.cn/

                 七.

夏日炎炎似火烧,家里的空调出了故障不能使用,华勇在吃晚饭的时候实在忍不住热浪的烘烤,脱掉了上衣,露出了前胸那一块椭圆形紫红色的胎记。华勇的胎记令郭海兵吃惊不小。他见过不少有胎记胎痕的人,唯独没有见过如此胎记,不论形状还是位置都与自己的胎记一模一样,简直就像克隆出来的。细心的梦雅好似猜透了爸爸的心事,打趣地说:“爸爸,现在你找到替身演员了吧!”婆婆与华勇不知何意,不约而同地望着梦雅期待解释。

梦雅边说边动手脱爸爸的衣服:“让你们见识见识一下,我爸爸身上的记号与华勇的是不是一模一样。” 郴州网:http://www.chenzhou.com.cn

郭海兵坦然一笑:“是呀,真是有缘,我也觉得这是奇迹呢。”说着自己脱了衣服站了起来,对华勇说:“华勇你看看,是不是跟你的没什么区别啊。”

华勇睁大双眼吃惊地:“简直就跟复印的一样,奇怪!奇怪!” http://www.chenzhou.com.cn/

坐在凳子上的婆婆常青莲忽然低下了头,脸颊飞起红云一片,双手颤栗差点把饭碗丢掉。

常青莲异常的举动使郭海兵立即穿上衣服连连说:“对不起,失礼,失礼!”

常青莲听到道歉声才缓过神来答:“没事!没事!是我身体突然有点不适。”说着放下饭碗,独自走进了卧室。 郴州网

细心的梦雅跟在婆婆后面,关切地问:“妈妈,怎么啦,要不要去看医生?”

没事,休息一会就好。”常青莲嘴里喃喃地答道。脸上的红云依旧未褪,情绪缓和了一下:“梦雅,你去吃饭吧,我静一会就好。”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梦雅回到了饭桌继续吃饭,郭海兵担心地问:“你婆婆怎么啦,要不要紧?”

她说没事,休息一会就好,吃饭吧,爸,待会我再去看看。”梦雅办事与说话都是风风火火的。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说没事就没事的,大家放心吃饭吧。”想不到常青莲边说边走到了饭桌边,端起了饭碗继续吃饭。


                 八.

吃过饭后,一家子围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平时很少言语的华勇发话了:“妈,刚才你真是把我们吓坏了,到底为了什么呀,要不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呀。”

傻孩子,到医院去没有用的,妈妈这个怪病患了三十多年了。”常青莲此时的情绪非常平稳。

老常啊,你也太大意了,怎么能够这样呢,有病必医呀!”郭海兵抢过了话头。 郴州网

是呀,妈,明天,我看还是到医院去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弄清病因再作治疗,有病不能硬撑的!”梦雅也介入了谈话中。 http://www.chenzhou.com.cn/

老郭、梦雅、华勇,既然你们如此关心,我也就不妨多说几句。我的这个病根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趁着今晚这气氛,我就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

妈,你还真的要开故事会?”华勇打趣地说。

是呀,在开故事会前,我有一个要求,小孩子不许随意插嘴。”常青莲一反常态像老师讲课一样严肃认真起来。

直肠子的梦雅发话了:“妈,你就不要卖关子了,我保证不插嘴。”

我也不插嘴打扰。”郭海兵笑着说。

老郭不属于小孩,批准例外!”常青莲微笑着说。

好的,那我就洗耳恭听了。”郭海兵也回以礼貌的一笑。

说的是三十多年前,有一对青年男女,从小在同一个街道的巷子里长大,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在同一个班级,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照顾,两小无猜,天真无邪,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高中毕业后,男的响应党的号召应征入伍到了部队,女的下放插队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与乡亲们一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过着清苦而快乐的生活。”常青莲说着说着随着思绪回到了那个让人难忘的日子。

那是一九七四年春天,在常青莲插队后三个月的一个傍晚时分,常青莲收工回家后,坐在房东大娘家厅房里望着屋外灰色的天空发呆,突然一个小身影闪身而入走到自己跟前:“姑姑,给你信。”房东邻居家的女儿小红把信交给常青莲后一溜烟跑出了厅房。

这是哪来的信,自己来到农村插队还是第一次接到信。常青莲一看到熟悉的笔迹,心里扑扑直跳,明亮的大眼睛此时也略显模糊。她迅速走进自己的睡房,关好门,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地拆开信封,拿出里面一个折成几何图形的信纸展开,苍劲有力的蓝色水笔字映入眼帘。 郴州网

常青莲同志,你好!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收到这封信后你一定会感到意外,为什么我会想起给你写信,说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提笔前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对你说,下笔后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我离开家乡四个多月了,度过了紧张艰苦的新兵训练阶段,终于下到了连队,感觉轻松了许多。部队的生活真是太锻炼人了,我也不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总之,我认为任何懒惰的人,只要有机会来到部队这个大熔炉来锻炼的话,一定都会从心里和身体上告别自己的不良习惯,做一个真正的有理想有抱负有作为的人。在这里,我们不但学军事,还学文化,学理论,学做人。特别是拥军爱民工作开展以来,我们部队与当地群众亲如一家,军民鱼水情深。我作为新上任的班长,处处要起模范带头作用,每天要亲自给附近一位老大爷挑水,干家务。大爷见人就夸解放军真是咱们的子弟兵,夸得我的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我感觉我现在的生活非常有意义,因此在闲下来时想把自己的快乐与人分享,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你,可是写家信从回信中才知道你下放插队到了农村,打探到你的详细地址后才鼓起勇气给你写信。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我们在上学时就听老师说过,在那里大有作为。现在你终于到了那片天地,你的生活和工作还习惯吗?作为你的老同学真诚地希望你收到我的信后给我介绍一下你的近况。顺祝你心情愉快,一切顺利!你的老同学华建设。我的详细通信地址是辽宁省凤城县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某团某营某连三排二班。

就是从这么一封平常的问好信开始,鸿雁传书,整整三年,信越写越多,心越来越近,称呼从同志到亲爱的,从普通信件演变成了情书,双方的吸引力越来越强烈。后来华建设刚要升排长时碰上了部队整编裁员,他们的一个排统统复原转业。

华建设算是比较幸运的,退伍后被安置在县客运公司,由于在部队是汽车连汽车班,上班后在公司顺利地当上了客运司机。对于当时落后的交通,当上一名客车司机确实是让人瞪眼球咂嘴巴的好差事。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其时的常青莲也返回了城里,一九七七年冬季那场震撼人心的高考,最终以遗憾二字而告别了升学再造的机会。好几次国营与集体正式招工都与她擦肩而过,还好,居委会办了一个旅社,安排常青莲坐台登记收费。 http://www.chenzhou.com.cn/

哎呀!妈妈,你怎么这样讲故事,半天还没有下文。”华勇似乎有点着急。

刚才妈妈的头痛病又犯了,乱了头绪,我说到哪里了?”常青莲此时确实有点恍惚。

是说到男的当兵,女的下放插队到农村。”梦雅提醒婆婆道。

哦!那就长话短说吧,三年后男的转业回到县城,女的也回城在居委会的旅社上班。男的转业后两人接触的机会更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颗相爱的心就像埋在土里的种子,生根发芽,破土变青,很自然地走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夫妻间相敬如宾,恩爱非常,让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为之羡慕嫉妒。美中不足的是婚姻度过了两个春秋,爱的结晶还无影无踪。经医学检查鉴定,是丈夫没有生育能力,而且权威认定几乎是不可能有治愈的希望。可是男方作为独子,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呀。很要面子的丈夫最终想出了一个荒唐的点子,要妻子到医院的妇产科去偷婴儿。妻子胆小,怎么也不答应。通过反复考虑,丈夫觉得妻子不答应是对的,因为这种行为不但殃及别人而且还触犯法律。怎么办呢?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思想左右下,丈夫想出了更为荒唐的办法,非要妻子答应不可,否则,他长跪不起,自绝于世。善良的妻子心软了,委屈地答应了丈夫的要求。”

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呢?”华勇愤愤地说。

   “儿子你不要插嘴。”常青莲接着说道,“一九七九年的一个夏天,妻子依旧在居委会经营的旅社登记收费。一天晚上,一个英俊的小伙子喝醉酒后来投宿。在妻子观察了好几天的客人当中,一个也没有看上眼。这天晚上这英俊的小伙子的出现让妻子怦然心动,最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妻子潜入了那小伙子住的客房。小伙子醉意朦胧,梦里不知身是客,错把人妻当娇妻,一把将呆在床边的女人拉倒在床。事后,女人把事先准备好的纸条留在那个小伙子的枕头上。”

那纸条的内容是:对不起,恩人,假如你让我做了妈妈,我将一辈子不忘你的恩情。落款是:一个可怜的女人。”郭海兵突然接过常青莲的故事说道。

梦雅天真地大声说:“爸爸也知道这个故事呀。”

华勇马上接过话来:“小孩子不要插嘴,故事还没有完呢,妈妈继续讲吧。”

真是上天有眼,妻子怀孕了。妻子惭愧地享受着丈夫的关怀和疼爱,丈夫真诚的照顾着怀孕的妻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妻子产下了一个活泼可爱的胖小子。最让妻子吃惊的是在给儿子洗澡时,儿子的胸口上那个椭圆形的紫红色胎记,活像那个给了自己孩子的男人的缩小版。”

故事说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梦雅惊叫一声:“爸爸,怎么可能,我竟与华勇是亲兄妹啊!”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是呀,老郭,这可如何是好呀!”常青莲也喊出了声。

妈,这不是真的,是你们编的故事,是故意戏弄我们的!”华勇也不愿意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郴州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华勇与梦雅在内心里都希望故事会是虚惊一场。

可是事情的真相对于常青莲与郭海兵来说是再清楚不过了。

因为常青莲留下的那张纸条,郭海兵竟然能够一字不漏地全部说出来,这就足以证明华勇的亲生父亲就是郭海兵。因此她担心儿子与同父异母的妹妹结为夫妻的后果,乱伦,这一点是她无论如何无法面对和接受的,同时这种婚姻也是法律不能认可的。可是,当她看到郭海兵的表情那么冷静自然,实在有些难以理解,难道其中又有什么蹊跷?

一般来说男孩子比较粗心,华勇就是其中之一,他安慰自己,这就是巧合。可是,细心的梦雅却满怀忧心。她神情有些恍惚,来到婆婆房间:“妈,我爸就是华勇的亲生父亲,你说是吗?”

梦雅,世界上的事情不会那么巧的,也许当中另有其人。”常青莲极力的掩饰着。

妈,难道你没有听到爸爸说出那张字条的全部内容吗?既然如此,当年那个年轻人就是他,这是无法争辩的事实呀。”梦雅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 http://www.chenzhou.com.cn/

莫急莫急,也许字条的事情另有隐情,也许那人是你爸爸的好朋友,说不定他把字条的内容告诉了你爸爸呀。”

 “但愿如此吧,可是第一个是胎记,第二个是字条,不会两件事都那么的巧合吧。”梦雅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怀疑态度。

可是,你没有发现吗?如果这件事是真的,你爸爸也是通情达理,有知识懂法律的人,他竟然冷静得好像对己毫无关联一样,你不觉得奇怪吗?”常青莲看着梦雅说。

说的也是呀,这全然不合乎常理呀,难道爸爸是面对突发的残酷事实傻了?精神失常懵了?不对,我得马上去找爸爸”梦雅说完快步离开婆婆走到了客房。

郭海兵见梦雅急急忙忙走来,毫不惊异,用平缓的语气问道:“梦雅,这个时候了,你还不休息?”

爸爸,今晚妈妈的故事是真的吗?”

你要相信你的婆婆是一个诚实的人,不然她怎么会把如此的秘密公开呢?”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既然是真的,那么你是华勇的亲生父亲也是真的了?”

梦雅呀,我跟你说,你不要有什么烦恼和顾虑,相信爸爸是一个清醒的人,不会犯糊涂的,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永远是爸爸的好女儿。”想不到爸爸竟然用这种答非所问的方式回答自己。

爸爸,这些道理我都懂,我也不是三岁小孩了,既然你默认华勇是你的亲生儿子,那么我与华勇的婚姻就是不符合伦理的,就是法律所不允许的,是吗?”

梦雅,三十年前的那个夜晚,爸爸确实是醉得一塌糊涂,第二天早晨发现那张纸条还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所以梦雅,你要相信爸爸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下的错误。今天听了你婆婆的故事,我也不知道是喜还是悲,但是有一点你要放心,绝对不会影响你与华勇婚姻的合法性。至于理由是什么,也许你的亲生母亲会告诉你答案。”无奈之下郭海兵只好这样对梦雅说。说完后他在心里说道,老郭呀,你即将成为一个不讲信用的人了,但事出有因,陶卫华呀请看在女儿梦雅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吧。

见到郭海兵这样真诚的态度,梦雅也不好再纠缠追问,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梦雅请了假,来到了邻城。陶卫华见女儿的到来,既高兴又感到意外。梦雅一进门,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陶卫华就说:“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今天又不是什么节日,又不放假。” 郴州网

梦雅面无表情:“难道非要是什么节日什么的才允许我来看您吗?”

鬼丫头,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你让我站着说呀?” 郴州网

耶!耶!耶!还耍起大牌来了,你是哪门子客人啊,自己不知道是站在谁的面前说话了。”说归说,闹归闹,陶卫华坐直身,腾出半边沙发,顺手倒了杯水给梦雅。梦雅一把抢过杯子说:“还真的把我当客人呀。”

鬼丫头变得更鬼了,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就知道你心里憋不住话的。”陶卫华边说边从盒子里挑出梦雅喜欢吃的糖果。

这是我刚从时装店给你买的衣服,试试看,合不合身?”梦雅从包里拿出衣服往陶卫华的手上放。

陶卫华显得很开心,“又不是过生日,给我买什么衣服。”边说边进卧室。换上新衣服走出来,梦雅感觉妈妈真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

妈妈,你看看镜子里的你,还认识自己不?”梦雅把妈妈推到镜子边。

镜中的陶卫华,真的变化很大,陶卫华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笑意写在了陶卫华的脸上,这时的梦雅却忧郁地歪头倚在妈妈的肩膀上,说:“妈妈,我与华勇不能再过下去了。”

你在说梦话吧,你们两个好好的,到底为了什么呀?”

我与华勇是好好的,可是我们的婚姻是违法的。”

你越说越离谱了,你们不是早就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吗?难道华勇在与你结婚前跟别人结过婚不成?”

妈妈,华勇可不是这样的人。”

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是什么就说什么嘛。” http://www.chenzhou.com.cn/

华勇是我爸爸跟妈妈的亲儿子。”

我知道!”

这事你也知道?” http://www.chenzhou.com.cn/

蠢丫头,华勇不是你爸爸跟你妈妈的亲儿子,难道还能是别人的儿子呀。”

妈妈,我说华勇是郭海兵爸爸与婆婆常青莲的亲生儿子。” 郴州网

什么,什么?是你爸爸郭海兵的亲生儿子?梦雅,死丫头,你疯了吧?”

妈,谁骗你呀,这是真的。”于是,梦雅坐下来,一五一十把昨天晚上的故事会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直听得陶卫华目瞪口呆。

梦雅显出一付很纠结很无助的样子:“妈妈,现在我与华勇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这种婚姻是法律不允许的,也是有悖伦理道德的,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这件事只有我们自己家人知道,别人又不知情,既不会给社会造成什么影响,也不会影响你们小两口的夫妻感情。既然这样就将错就错吧!”陶卫华好像并不觉得此事有什么特殊或不妥,随口说出这么一通连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话来。

妈妈,您不会是气糊涂了吧?如果真的如您所说的那么简单,我又何必上门来向您求助呢?”

鬼丫头,是你爸惹的祸你找他去想办法呀!”虽然话说得不耐听,可是陶卫华的面部表情却没有显出什么不悦之色。

若不是爸爸说找您有解决问题的答案,我也不会大老远地专门跑过来。想不到你们一个个都踢皮球,既然我命该如此,我必须尽快回去与华勇商议离婚。”说完,梦雅起身就走。

梦雅!回来!”

听到喊声梦雅顿住了脚,回头见妈妈亳无半点愠色,就说:“还是让我走吧,己经是这么回事了,我会想办法面对现实。感谢爸爸妈妈,让我无意中多出了一个哥哥。保重吧,妈妈。”梦雅说完又往门外走。 郴州网

陶卫华突然起身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到梦雅身边,伸出右手一把抓住梦雅的衣服说:“梦雅,华勇与你没有血缘关系,他不是你的亲哥哥。”

什么?妈妈,您再说一遍。”梦雅瞪大眼睛望着情绪激动面色突然转青的妈妈。

梦雅,先坐下吧!事到如今,妈妈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让妈妈慢慢给你说吧。”陶卫华面呈难色。

梦雅回身坐到了沙发上。陶卫华牵住梦雅的手坐在右边,慢慢把一九八零年那个屈辱的夜晚所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地讲给梦雅听......

常青莲在家里坐卧不安,后悔昨晚情绪激动,说出来一个不该说的秘密,扰乱了和谐之家平静的生活。媳妇梦雅一大早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临近黄昏,若是平时,梦雅早就回来帮自己在厨房里忙乎了。今天都这时候了,也不打个电话回来,到底会有什么事呢?真叫人担心呀。她实在是控制不住就走到电话机旁,刚要拨打电话,突然,铁门放开了,随即一声:“妈!我回来了。”

是梦雅回来了,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常青莲说着放下了手里的话筒。 http://www.chenzhou.com.cn/

今天我去找了我妈妈,我妈说我与华勇没有血缘关系,这下我们就都可以安心了。”梦雅像报道新闻一样把信息告诉了婆婆。

你妈怎么知道华勇与你没有血缘关系?难道华勇的亲生父亲真的不是你爸,是另有其人,这人一定是你爸妈的好朋友对不?”常青莲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梦雅。

反正我与华勇不是亲兄妹,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我相信我妈是绝对不会骗我的。”梦雅说话的表情非常认真。   

真是对不起呀!梦雅,我差点毀了你与华勇这个家,更对不起的是你爸,我不该错把你爸认作是华勇的亲生父亲,对不起你们父女俩,就当我什么都沒有说,原谅我吧!梦雅。”此时常青莲觉得媳妇的话不会有假,再追根究底也毫无意义,心想也许这个世界巧合的事太多了,再则,偷种生子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现在哪有脸去找人家呀。现在媳妇说出华勇与她不是亲兄妹,见好就收吧。真是阿弥陀佛感谢佛祖菩萨啦。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妈,不要这样,你也是出于爱护自己儿子儿媳的好心,你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你如果知情不说的话,那岂不是害了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妈,你没有做错,我爸也不会责怪你的。”梦雅一席话说得情真意切。 郴州网

难得你这样通情达理,还有你爸那么大度宽容,我真是感激不尽,谢谢!谢谢你们了。”常青莲闪动着泪花说道。

妈,我爸呢?”

一大早你们离开家后,你爸随后就走了,他说有老朋友找他,有重要事情,就回去了。”

 “一定是在生我昨天晚上那个鬼故事的气吧!可惜我还没有来得及当面向他解释认错,他就匆匆忙忙地回去了,唉——”常青莲说话中面带愧色。 http://www.chenzhou.com.cn/

我爸沒那么小肚鸡肠的,据我了解,他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男子汉,是我一生中最敬重,最有责任心,最钦佩的好爸爸。”梦雅一本正经地说。 郴州网

是呀,你爸确实是一位优秀的难得的好爸爸,下次来我一定向他好好陪罪认错。”常青莲刚说到这里,随着一声开门声华勇走了进来,看见梦雅与妈妈的形态像是在说什么事情就打趣地说,“你们又在编什么传奇故事吧,快说来听听呀!”

昨天晚上我与你岳父大人合编的故事精彩吧!我还以为能够骗到你们呢!”常青莲此时说话的水平与思想的转变让梦雅暗暗吃惊和佩服。

笑话,你们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呀,梦雅你说对不?”华勇机灵地把话头转向了梦雅。

所以刚才我和妈妈在合作,新编一个更精彩更传奇的故事,还想开一个特别的故事会,好让某些人心惊肉跳,胡思乱想一番,岂不让我们又开心一回,是吧妈妈。”梦雅像传球一样把话送给了婆婆。

是呀!是呀!时间不早了,大家先吃了晚饭再说吧!”常青莲借机转移了话题。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

梦雅转动着苗条的身躯,高兴地大声说道:“吃饭啦!吃饭啦!明天把爸爸接回来!”随即窈窕的身影穿梭在厨房与餐厅之间……

  郴州网 - 郴州人自己的网站